居然搞笑网

笑话,笑话大全,爆笑笑话,gid动态图,幽默笑话

第二百六十二章 红林山火,仙人怒(再续)_太上九清天


2019-07-18

 燥郁的人们撕开了最后的虚幻。

 

    在这一刻。

 

    天穹变了色彩,前一刻还是如同仙境一般的天上幻影,在下一刻便是灾祸一般倾泻而下。

 

    有一些明白了的人终于是露出绝望的神情。

 

    他们口中呢喃着只有他们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

 

    天地变了。

 

    风水变了。

 

    仙人终于是发怒了。

 

    仙人自然是不可能动怒的。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甚至连这件事情都不曾知晓。

 

    几乎没有修道者知道,在外边还有那么一群凡人。

 

    整天叫嚣着要破入他们的家,将他们杀了,抢夺他们的财物。

 

    他们只知道蓬莱境变了。

 

    灵气开始变得紊乱。

 

    再也不是一个适合修炼打坐的好地方了。

 

    若非是有一些缘由,或是在这里呆久了,有了感情,或者是与此地的某些人有所关联不便离开,那些察觉到变化的修道者,早就已经乘着云舟,径自离开了。

 

    蓬莱境没有阻止他们离开。

 

    因为整个修道者的世界便是如此。

 

    所谓的修道门派,不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修道者聚在一起,参悟天地?

 

    而今此处不便做那些事情,自然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待在这里。

 

    但还有一些蓬莱境核心的修道者却是知晓其中的内情的。

 

    风水更易,天地变。

 

    这预示着什么,他们自然也知晓蓬莱境终究是要变作原本的模样。

 

    终究是要离开了。

 

    至于外边会发生什么。

 

    那就不是他们考量的事情了。

 

    因为这一切都是天地变化的结果,会引发天地如此变化的诱因,自然不会是什么良善。

 

    对。

 

    从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不是良善了。

 

    不再是修道者悉心呵护的凡人。

 

    也不再是未来或许会成为他们道友的一份子。

 

    他们只是诱因,引发了诸般天地异变的诱因而已。

 

    “逃,快逃出去!”

 

    有人反应过来。

 

    撒腿就跑。

 

    哭爹喊娘地拉扯着前方所有胆敢拦住他们去路的人。

 

    前一刻还是共同进山寻求富贵的朋友。

 

    后一刻就成了生死相向的仇敌所有阻止自己活下去的人,都得死。

 

    “为什么要这样!”

 

    有人仰天怒吼。

 

    愤怒地瞪着天穹上一半被染红的夜。

 

    但没有人回应他,只是瞬间,他的声音便被山崩地裂的声音给吞噬。

 

    “神仙我错了,我错了啊!”

 

    “放过我,我还不想死!”

 

    “呃啊”

 

    人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就被落下的巨石压下。

 

    有的硬生生被一片热风给撕成碎片。

 

    还未来得及喊叫,便被烧成了灰烬。

 

    黑色的星辰击落大地。

 

    将狰狞的山峦覆灭。

 

    在一片焦土中,燃起了火焰。

 

    吞噬了近乎所有生机。

 

    而不论那些凡人结局如何,在天穹上凝聚成的灰色身影,却是越来越凝实。

 

    怨气成影,久聚作妖!

 

    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特殊灵气,或者某种力量的集合。

 

    而是切实存在的,已经是独立个体的生灵!

 

    祂朝着天穹上的夜天冲去尽管上升的时候,整个身躯都在迅速消散,尽管其因为没有更多的凡人,让其根基已断,无法继续成长,甚至要开始崩溃但就算是如此,祂就是为此而诞生的存在。

 

    侵蚀。

 

    破坏。

 

    毁灭。

 

    这是包含了一众凡人心中所有怨念与负面情绪的集合。

 

    这是应天地而生的,属于天地规则之中的毒瘤。

 

    是当初天地发生变化后,突兀地被嵌入这方天地的,如今已经是天地一部分的种子。

 

    或许祂本身并没有意识。

 

    也不存在什么思想。

 

    祂只是才刚刚凝聚出来,秉承着那些凡人们留给祂的思念行动的傀儡。

 

    祂不知道那些思念中“宝藏”是什么。

 

    只知道毁灭天穹上的那片红色。

 

    眼看着,就要触及到了。

 

    某种壁障将祂挡在了外边,但没关系,祂的本质就是侵蚀。

 

    然后

 

    祂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凭空地消失了。

 

    仍旧带有本能的一部分,直接撞在了壁障之上。

 

    不断地吞噬,瓦解。

 

    直到祂本身的存在消失。

 

    看来,这种对物质的渴望,这种**还不能诞生出为我所用的“同类”。

 

    说到底,一些凡人的**,能让种子发芽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还要对祂抱有期待呢,真是白等了这么多年。

 

    蓬莱境?有当初那个人的影子,嘿嘿希望不要被发现了才好。

 

    将古旧的木葫芦的口塞住。

 

    在耳边轻轻地晃了晃。

 

    终于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抬头,目之所及是一片红色的天穹,渐渐地远离。

 

    又将视线向下看去。

 

    唯独见到一片被火焰吞噬的大地。

 

    有意思,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那么有意思。

 

    人这种生物,真的是

 

    自言自语了一会儿。

 

    却是忽地看见前方虚空中泛起一阵涟漪。

 

    一只手,从虚空中伸出。

 

    面色微微一变,冷哼一声。

 

    拂袖之间,便消失了。

 

    叛徒,哼

 

    勾越的大火足足烧了半个多月。

 

    明明是寒冬,却是唯独在那一片地界,热浪滔天如同夏日。

 

    等到火焰都散去的时候,才算是有几个胆子大的下到山地里。

 

    终于是见到了里面的全貌。

 

    而在那些人从里边走出来的时候,却是大半的都疯了一般嚎哭。

 

    “这是天罚!”唯独几个还保有理智的人这么说道。

 

    “那勾越里本来就是仙人的领地,却被一些猪油蒙了心的人教唆着去山里寻宝。”

 

    “结果触怒了仙人,天降下劫罚,整个勾越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现在好了,仙人走了,那里如今也变成了一片不毛之地,莫说是种地,就连野草都活不成!”

 

    那是修道者的手段。

 

    搅动了天地之间的灵气。

 

    混乱的灵气之下自然是不会容许任何植物生长。

 

    此等威能,没个几百年,勾越地界的灵气是别想平息了。

 

    蓬莱境,始终都不是真切见到的那山,那水。

 

    蓬莱境如同幻境。

 

    寄托于天地之间真实存在的景物。

 

    以此来化作真实。

 

    而它本来的模样

 

    却仅仅是一枚有十六个面的透明圆珠。

 

    便是这小小的圆珠,承载着整个蓬莱境的力量,将仍旧存在于其中的修道者,和蓬莱境中的一切都囊括其中。

 

    里面所有的修道者都陷入了似梦非梦的沉睡之中。

 

    直到蓬莱境重新寻找到可以依托的天地之间的实物为止。

 

    但除了一人。

 

    方士一直维持着清醒的状态。

 

    他不能睡,也睡不了。

 

    自从掌控了整个阵法之后,便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

 

    除非阵法停止运转,寄生于他体内的那件东西离开他的身体,要不然这种状态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蓬莱境就悬在空中。

 

    要在哪里落下?

 

    什么时候落下?

 

    他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离开?

 

    没人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要维持这个状态五十年。

 

    而如今才过去了一年半。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会透过蓬莱境阵法的玄妙窥探下方天地的变化。

 

    往往都能看见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但看得久了。

 

    也就腻了。

 

    没人和他聊天。

 

    也没人打扰。

 

    这是他曾经希望的日子,但现在却觉得有些忍受不了。

 

    多么希望有人可以在耳边与他说上一句。

 

    方士也曾用过阵法的力量寻找小白的影子。

 

    只是到处都寻不见。

 

    十年。

 

    阵法中诞生了一道新生的意识。

 

    那道意识很聪明,虽然才刚刚诞生,迅速就明悟了辰天易术。

 

    总算是有了个可以说话的存在了。

 

    虽然那个小家伙还很稚嫩。

 

    但何必强求那么多呢?

 

    它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什么都要人教,除了与上一个它一样的捣蛋脾气一样之外,其他都不错。

 

    二十年。

 

    一直在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

 

    其实什么地方都能落脚,因为蓬莱境本身是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秘境。

 

    但按照那些修道者的习性,定然是要选在深山里的。

 

    可这小家伙却是不知道从何处发现了红尘里的快乐,总是要挑着人多的地方钻。

 

    与方士争执不下,这件事也就一直是搁着。

 

    三十五年。

 

    在悉心教导之下,它终于是放弃了将蓬莱境安在人多的地方。

 

    虽然与方士每日的苦口婆心有一些关系。

 

    但方士本人还是觉得,将上一任它如何死的告诉它这件事情,起了很大的作用。

 

    新居落在一处无名的山脉深处。

 

    这里是凡人还未能及的地方。

 

    山林猛兽繁多。

 

    但好在此处原本就有一些修道者隐居。

 

    在得知蓬莱境要落于此处后,那些修道者自然是乐得帮助他们修整。

 

    四十五年。

 

    蓬莱境主出关了。

 

    仍旧是修道者们熟悉的孩童模样。

 

    一身白袍紫衫。

 

    却是总让人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但无人敢问,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然后

 

    五十年。

 

    当初闯入他洞府的两兄妹已经传了他们道法。

 

    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那位哥哥开窍改了命。

 

    甚至还收了他们作为弟子。

 

    虽然并没有教什么东西。

 

    此时。

 

    方士立身山门。

 

    与蓬莱境主遥身一拜。

 

    他看见了。

 

    平日里懵懵懂懂的小家伙居然罕见地哭了。

 

    这可和上一任的它完全不同了。

 

    或许,还会再见吧。

 

    若是有缘

 

    很困,很累。

 

    五十年不眠不休。

 

    让他想要寻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唔”

 

    身形歪歪斜斜地从空中落下。

 

    他不知道自己飞到了哪里。

 

    也不知道飞了有多久,这里是何处。

 

    仅仅是因为没有一点力气了。

 

    便降落到地上。

 

    盘膝坐下。

 

    面色有些凝重地闭上了眼睛。

 

    “第一灾”

 

    浩渺蓬莱仙境终http://www.benshuge.net/47/47469/16709864.html

第940章 老子揍死这个猪头! 作品:《农门悍妻太嚣张》


2019-07-18

    第940章老子揍死这个猪头!

 

    师远双手环胸,上下打量着尤乙黛,“如果本小姐没有记错的话,你我之间似乎不认识,也没有过什么交流啊。”

 

    “哼!远远,她就是那个粘着禹的女人。”姝儿咬牙切齿道。

 

    姝儿恍然大悟,“噢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巴结着西元皇帝的女人,想要上位啊。”

 

    “现在是不是看着我这个大美妞即将成为王爷的新特助眼红嫉妒了,又想来搞我?”师远眯起眼睛,这样的女人太讨厌。

 

    “你这种贪心虚荣的女人,西元皇帝若是看上你那他也是眼瞎的。”师远毫不忌讳的开口道。

 

    “你找死!”尤乙黛被师远气疯了。

 

    “本王看谁敢!”安儿说着便要出手,但却被夏宝心拉住了。

 

    “安儿哥哥,你莫着急,黛儿公主也是为你好,那小道士那般口无遮拦,这换成谁都都受不了啊,她这样不稳重的性子也该磨磨,要不然以后该怎么辅佐你呀。”夏宝心耐心相劝。

 

    但安儿却不买账,将她甩开,“本王选个特助,需要你们这么多人指手画脚?!”

 

    “安儿哥哥,你怎么这么说人家,人家也是为你好嘛”夏宝心委屈道。

 

    安儿一阵烦闷,以前他怎么没发现夏宝心这么烦人。

 

    “王爷,且先看看。”孟老开口劝了一下。

 

    他也想知道师远的功夫。

 

    师远根本就是不简单的,当初她轻松的通过了学院的木桩,射箭的技术一流,现在趁这个机会能看看她的水平也是好的。

 

    “不过让人留意着,不能让师远受伤。”孟老还是很严谨的。

 

    “是,学生会注意的。”安儿说着便让林影过来。

 

    “王爷!”

 

    “戒严,确保远远的安全。”安儿眯着眼睛看着擂台上已经打起来的一群女人。

 

    “是,王爷!”

 

    擂台上,一群红衣女子围着师远打,其中尤乙黛则是拿着鞭子。

 

    “围住她,布阵!”尤乙黛嘴角带着阴毒的笑意,指挥着这群人围攻师远。

 

    因为她们都是有身手的,自然不会像刚才那样轻松。

 

    师远徒手,看着这些人摆着诡异的架势,她不禁警惕了起来。

 

    只见尤乙黛一个手势,全部人集体进攻,而且她们以诡异的姿势避开了师远凌厉的攻击。

 

    很快,师远的双脚就被尤乙黛的长鞭给缠住了。

 

    “她跑不了了。”尤乙黛兴奋的瞪大眼睛。

 

    打了那么久他们都不占上风,完全是因为师远那灵活快速的身手,让她们无法近身。

 

    “岂有此理,以多欺少,你们无耻!”在擂台旁边的姝儿见状也怒了。

 

    “姝儿,不要,我能应付。”师远有些担忧的看着姝儿。

 

    她根本就不会功夫,若是能量暴露了很可怕。

 

    “姝儿,你听我说,千万别出手,不能!听到没有!”师远着急得大吼。

 

    “奶奶的,老娘咬死你们!”姝儿自然知道师远什么意思。

 

    既然不能使用能量,但她可以用别的办法。

 

    她身手也灵敏,像猴子那般的灵敏,房梁她可没少爬,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冲向擂台。

 

    快速的在已经形成阵型的红衣服里穿梭。

 

    “嘶这是什么功夫?”

 

    “好快!”

 

    “喔喔喔”

 

    观众表示看得很过瘾。

 

    “啊”

 

    “啊你这个贱人,松嘴!”

 

    “啊”

 

    擂台上,忽然阵仗打乱,只因为有一只身影在上面逃串,那些人身上被掐得肉疼。

 

    嘶啦

 

    阵阵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

 

    “啊你无耻!”

 

    捆住师远的阵型就这样被姝儿破了。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那些原本衣冠楚楚的女人的衣服全都被撕烂,身上被掐得很痛,痛得她们想杀人。

 

    “看老子揍不死你们!”师远带着一股戾气直接出手。

 

    很快,她们只见擂台上的小道士动了,她的手很快,快到只能看到残影。

 

    一个接着一个被当成沙包打,然后一次被丢出擂台外。

 

    “哎哟我去”林影在一旁忍不住的觉得疼,禁不住的喊了一声。

 

    安儿斜了他一眼,同时心里也很无奈。

 

    这就是女人打架?

 

    “接下来到你了,姝儿你退下。”师远认真的看着尤乙黛。

 

    尤乙黛善舞长鞭,可却不能近身战,师远动作很快,从速度上来说,尤乙黛自然是吃亏的。

 

    长蛇般的鞭子袭来,师远一个滚动,一只手抓住了鞭子的尾部。

 

    “哼”师远轻轻的勾起嘴角,手上一个用力,尤乙黛一列趔趄往前摔倒。

 

    师远拿着绳子再往前一滚,将人绕上两圈。

 

    “你放开我!”尤乙黛怒喊。

 

    “我以为有多厉害,自己没点本事,想靠群殴,哼!”师远实在是手痒。

 

    刚才那群女人那个阵法很是诡异,她一瞬间就被固定住了,这一点让师远放在了心上。

 

    回头,她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方面才行。

 

    但是这个女人就是想来砸她场子的,所以,不能放过,师远抬手就往尤乙黛身上照顾,一阵哀嚎传来。

 

    “小道士,住手!休得无礼。”夏宝心连忙开口呵斥。

 

    “她是炎光的公主,你若是敢伤了她,皇上定不会放过你。”夏宝心抓着栏杆对着师远大声叫了起来。

 

    安儿忍不住的看向夏宝心,有些错愕。

 

    师远停住了动作,转头看向夏宝心,“所以,一个野蛮的别国无眼公主可以随意欺负我西元的良民?倒不准我正当防卫了?”

 

    “放你他娘的狗屁!老子揍死这个猪头!”师远完全不给夏宝心面子。

 

    夏宝心被气得脸都绿了。

 

    孟老闷不吭声,直到看得差不多了,他才开口,“师远,住手!”

 

    听到孟老的声音,师远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

 

    “言语粗鲁,不是我们皇家学院风范,以后要注意。”孟老被师远的话给弄得很尴尬。

 

    “是,老师,一时气不过来,以后不会了。”师远竖着便从擂台上跳了下来,然后跟姝儿手拉手来到观战台上。

 

    夏宝心看着师远的眼神带着一股怨恨,师远冷冷的勾起嘴角,然后走过去,将她往一旁夏宝心给用力的挤开。

 

    “你”夏宝心指着师远,然后控诉的看着安儿,“安儿哥哥,你看她!”http://www.mtv235s.com/2/2096/16035521.html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邪恶动态图

动态图片